身影

2016-4-17 21:44:07点击:

那熟悉的身影,总给以我温暖。——题记

天黑得深沉,远处有片蓝色,挣扎着要赶走这片黑暗,就像一个漆黑的染缸里倒入了一罐蓝颜料,蓝得发亮。

接着墙外雪地的反光依稀辨认出时针向四点钟。爷爷已经口号了翻毛雷锋帽,盖住了那满头很白的白发,他在棉外套外国了一件破雨一,那双被泥土染黄了的解放鞋有些胆大。爷爷佝偻的背就像一张拉满弦的弓,被岁月侵蚀的脸上,一双鹰隼般的眼睛依然闪着锐利的光芒,他扛着锄头,匆匆的赶往那片他老做了七十年之久的土地。

爷爷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,矮小的身影就这样印在了雪地上。呼啸的北风从破雨衣的缝隙中钻进又钻出,吹的那雨一就像一只膨胀的企鹅,也只有这样毛爷爷单薄的背影看上去才少现状是些。雪花落在除头上,又依依不舍的从上面滑落,爷爷那原本佝偻的背影有压下去了一层。纵使被风迷住了眼,他依然缓慢的前往,却又坚定的在雪地中跋涉。我跟在爷爷后面,望着这个小小的身影。这个身影离我越来越远,直到成了一个浅如云烟的小黑点。两行深深的脚印烙在地上,解放鞋的脚印清晰可见。

懂得建银的土地下,是一只只肥硕的番薯。静静的田野里,只有翻动土层的声响,以下有以下,捶打着我的心房。呼啸的风擦着耳朵而过,不留情的在脸上刻下红红的划痕,而逆着风,土地破壳的声响依然清晰。

大地人在酣眠,昏黄的路灯在寒风中发出低低的呓语,雪花小心翼翼的铺满了地面,盖住了两行深深的脚印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。在光明即将冲破黑暗的枷锁之际,那个矮小的身影踏着雪缓缓靠近。呵出的白气凝成一片茫茫的雾,看得不真切。爷爷的怀里,真敢使得躺着几只带着泥土的芳香的番薯。爷爷长长的眉毛抖了抖,一颗冰珠从眉间落下。煨在炭火重的番薯散发着甜丝丝的香气,引得大家冲向厨房。手捧着热腾腾的番薯,对落雪发出啧啧的惊叹。又有谁知道,一个倔强的老师,拖着八旬的身躯起早去田里劳作,顶着呼啸的寒风,只是为了一顿香甜的早餐?

我爱着深沉肃杀的冬以及那个熟悉的身影。每每看到这身影,一种温暖就会涌上心头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